廣告贊助

「大哥哥~大哥哥~」留著及肩短髮,旁分短瀏海的小女孩從遠處奔跑過來。

 

「小靜,哥哥不是說過在馬路上不可以用跑的嗎?」理著清爽的平頭,斯文白淨的臉上帶著粗框眼鏡,眼鏡後的雙眼是單眼皮,不大,剛好搭上時下流行的韓系男星風,簡單的t恤牛仔褲搭配,配上陽光般的笑容總是會讓人多看幾眼。

 

李尚倫,是這社區裡小朋友眼中的好哥哥,婆婆媽媽眼裡的好女婿人選,更是熱心助人的好鄰居。

 

「因為我有話想跟哥哥說...」小靜手裡握著一疊紙,稚嫩的臉上因為剛剛跑步而泛起一層淡淡的紅暈,額頭上冒著一點點的汗珠,可愛的臉蛋在陽光下閃閃發亮,但眉頭卻皺了起來。

 

「哥哥...我們家...」小靜突然紅了眼眶,咬著小嘴。

 

「妳怎麼了!?誰欺負妳?跟哥哥說,我幫妳教訓他!」李尚倫蹲下身子跟小靜平視,大大的手邊擦去小靜臉上的淚水。

 

「乖乖乖,不要哭了!快跟哥哥說妳怎麼了?」

 

小靜把手上的紙遞給李尚倫,上面印著大大的標題【尋狗啟事】照片是一隻黃白花色的米可斯犬。

 

「嗚...我們家的小花不見了...嗚...」想到小花那可愛的身影,小靜就止不住淚水。

 

「小花!?怎麼會不見了呢?」他記得小花是隻很聰明的狗,就算散步走的有點遠,小靜叫她,她都會立刻跑回來。

 

「前天...我跟爸爸帶小花去公園散步的時候,他就突然不見了!哇~~嗚嗚嗚!」小靜大哭,小花是從小陪他長大的玩伴,她跟小花可以說是形影不離。

 

「小靜!我想說妳怎麼還沒有回家,原來是在跟哥哥聊天啊!嗨!尚倫!不好意思,小靜又給你添麻煩了!」小靜的爸爸牽著小靜的手,「在想小花嗎?」

 

「我們那天沒注意到,跟平常一樣放她在公園裡奔跑,通常她玩夠了就會來溜滑梯找我們,但...那天我們等到晚上她都沒有回來...整個公園都找騙了都找不到...」小靜的爸爸自責的說,小花是一隻很乖巧的狗狗,大概是流浪過的關係,對收養她的一家人特別的貼心。

 

「小靜乖,爸爸禮拜六帶你去領養一隻跟小花一模一樣的狗狗好嗎?」

 

「嗚嗚嗚...我不要!我不要!我只要小花!我要小花回來!我好想小花!」

 

「小靜乖,哥哥也會幫你找小花好嗎?」李尚倫安撫她,接過她手上厚厚的一疊傳單。

 

「小靜你把傳單分一半給哥哥,哥哥這幾天去幫你貼傳單,幫你找小花,你先跟爸爸回家,好嗎﹖」李尚倫站起身來,寵溺的摸摸小靜的頭,頭髮柔順細膩的觸感從手上傳來。

 

「嗯...真的嗎?哥哥要幫我找小花,哥哥那麼厲害一定找的到小花吧!」小靜淚眼汪汪的看著李尚倫,眼中充滿期待。

 

「當然啊!小花這麼聰明,一定會記得小靜的!她很快就會回家的!」李尚倫露出陽光般的笑容,希望小靜能安心一點。

 

「尚倫真不好意思!你不是還要趕論文嗎?這樣...」小靜的爸爸真的很感謝有這位熱心助人又友善的鄰居一起生活在同一個社區,現在熱心的年輕人不多了!

 

「王先生你放心吧!幫小靜找小花不會影響我的論文進度的!我也不想看小靜繼續難過...」李尚倫看著列印的傳單,上面有著小靜很用心寫的歪歪斜斜的字體。

 

「小靜不可以再這麼愛哭瞜!都快五年級了,要堅強點,小花回來妳要好好保護她,不要再讓她不見了喔!」

 

「嗯...好...我不會再讓她不見了!謝謝大哥哥!」有了李尚倫的保證跟安撫,小靜終於破涕為笑。

 

「尚倫,真的很謝謝你喔!那我們先上去了!有空來家裡坐坐!」

 

「不會啦!小事!有進度我會再跟你們說的!小靜掰掰摟!」李尚倫順手擦去小靜臉上未乾的淚痕。

 

「大哥哥掰掰!」

 

大哥哥人真的好好喔!大哥哥如果找到小花一定會把她帶回來的!

 

***

回到家,李尚倫把手上那一疊傳單隨手丟到垃圾桶裡去。

 

走到房間裡,整齊的擺設比起一般男生乾淨多了,唯一跟簡潔裝潢不符的是角落一個骯髒的籠子,散發出排泄物跟肉腐爛的惡臭。

 

「小花,你可愛的主人正拼命的在找妳喔!」李尚倫蹲下,用戲謔的語氣說。

 

籠子裡的小花,已經不像傳單上原本那可愛的模樣了。

 

她的嘴吧被鐵絲捆著,鐵絲崁入早已腐爛長蛆的肉裡,右腳已經骨折呈現不自然的角度擺著,小花發出虛弱的聲音,用盡全身的力氣想擠到籠子的最角落不讓李尚倫碰到。

 

這層公寓是李尚倫的父母特地買下來給他住的,為的就是讓他離學校近,好專心讀完研究所,父母都是大學教授,父親更是教育界的權威,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獨子李尚倫也可以跟他們一樣,出類拔萃。

 

這樣他們才有面子。

 

「看小靜這麼難過的樣子,我實在很不忍心,也差不多該讓妳回去小靜身邊了!」

 

李尚倫轉身到廚房,拿出放在流理檯下層的工具箱,拿出已斑斕生鏽的鋸子。

 

老實說,他不是因為從小父母都要他第一導致他壓力大而行為異常,相反的,他很享受這種站在高處看著失敗者在他腳下的感覺。

 

當他小二的時候,因為他那次考不好,落後了第一名2分,看著那個第一名對他比出勝利的手勢,他有種想衝過去撕爛他的笑臉的衝動。

 

回家看到養的黃金鼠開心的在輪子裡奔跑,他想為什麼你都不會煩惱?如果你跑不贏輪子,你會生氣嗎?

 

於是他拿美工刀把黃金鼠的四隻腳切斷了。

 

看著奄奄一息的黃金鼠躺在輪子上再也跑不動了,李尚倫心裡湧現出一股快感。

主宰他人生命的快感,馬上讓他把剛剛的不快拋在腦後。

 

事後他只跟爸爸說黃金鼠死掉了他把他埋在樓下的花圃裡,爸爸沒有問他原因,只說好好讀書就好,李尚倫一直都是個很有禮貌的小孩,鄰居也都很喜歡他,李爸爸也覺得自己把小孩教的很好!

 

之後李尚倫還是不停的養小寵物,雖然都很快就死掉了,但李爸爸心想,讓小孩早點面對生死也是教育的一環,而且李尚倫都有把他們的屍體好好的安葬,這樣懂事的小孩是他教出來的孩子啊!

 

樓下花圃早已埋了不下數十隻的動物屍體,每隻都殘破不堪。

 

只有李尚倫知道。

 

漸漸的,這種主宰遊戲讓他感到不滿足,現在他只想主宰人類的生命!

 

但是殺人是犯法的,雖然虐待動物也是,但動保法根本管不到他,而且動物不會說話,在大一的時候,他故意放走一隻尾巴被他一截一截剪斷的小狗,看著主人心疼的抱著狗狗大哭,狗狗看到主人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反應,因為對人類的恐懼已經深烙在他心裡,但不論如何,他就算再對人類展開心胸,卻再也不能搖動尾巴了呢!

 

而且每天從他家前面路過,狗狗也不會指認他就是傷害他的人。

 

只會害怕的躲起來,呵!

 

這個一輩子的創傷是他給的!是他!李尚倫!他是主宰一切生命金字塔頂端的人類!

 

但是現在,他的目標是人類,他做事一向謹慎,先從最弱小的一環下手就對了,就算被抓也只要主張父母給他的壓力太大,導致他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就可以了。

 

所以他早就在半年前開始看心理醫生。

 

小靜是個不錯的人選呢!想著她快發育的年輕軀體,那微微隆起的乳房如果割下來會是一片肉塊多還是一塊脂肪多呢?不知道還沒有被開發的下體有沒有被王爸爸摸過?現在的變態父母都很多,但與其讓其他人主宰小靜的人生,倒不如讓他來下手,他才是高人一等的人類。

 

想到這裡他不禁興奮的勃起,這種快感從高中就消失了,他已經忍很久了,但是計畫總是要周全,好不容易等到搬離家裡,遇到小靜這個可愛又信任他的女生,就算這次犯案被抓,那又怎樣,反正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減輕罪刑對法律系的他來說也不是個問題。

 

拿著鋸子走像在籠子裡低聲呻吟的小花。

 

「小靜,我就說小花很快就會回到妳身邊吧!」不知道小靜看到小花會有什麼反應呢?在小靜幼小的心靈裡留下他李尚倫的痕跡,沒有什麼比這個更令人興奮的事情了!

 

「小花,妳可以回家了喔!」李尚倫俾倪著籠子裡已經瘦得不成形的軀體,他喜歡在結束動物生命前高高望著他們怕他的模樣。

 

小花已經縮到最角落沒有空間可以讓她在後退了,無助的眼中倒映著李尚倫扭曲的嘴臉,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小靜,小花回家後你要好好保護她,不要再讓她不見了喔!

 

 

創作者介紹

丁小頨的❤貓窩❤Fluffy's Parlor

丁小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